1904年-1905年,为争夺朝鲜半岛和中国辽东半岛的控制权,日俄两国在中国东北地区爆发了战争,1905年5月27日-28日,日俄双方在对马海峡展开了激战,从波罗的海远道而来的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在此遭遇了以逸待劳的日本联合舰队的伏击,在战斗中,38艘俄国战舰被击沉21艘,被俘7艘,被中立国扣留6艘,回港3艘,损失舰艇共27万吨,阵亡4830人,被俘6106人;而日军仅损失3艘鱼雷艇,不到300吨,亡117人,伤583人,日本海军取得了空前的胜利,为日本最终取得日俄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经过此战,日本联合舰队的指挥官东乡平八郎一战成名。

甲午战争结束后,俄国为遏制日本势力在华蔓延,联合法、德两国迫使日本向中国归还辽东半岛。为了对俄国的“义举”表示感谢,腐败无能的清政府竟然允许俄国修建横穿东北的铁路,并将辽东半岛租借给俄国,整个中国东北和辽东半岛处于俄国的势力范围内。

对此心有不甘的日本,利用从中国获得的巨额战争赔款大力扩充军备,1902年初和英国缔结军事联盟,共同在远东抗衡俄国。在军事实力逐渐增长,且又有英国支持的情况下,日本开始向俄国挑衅,要求俄国承认日本在朝鲜“占优势的利益”。

此时的沙俄政府正处在国内 革命运动蓬勃兴起的压力下,日本的挑战在俄国政治家看来,正好是“民众骚动的避雷针”,于是断然拒绝了日本的要求。由于有英国做后盾, 日本政府便施展其一贯伎俩,在俄国横亘西伯利亚的铁路即将完工之际,于1904年2月8日对旅顺港内的俄国舰队发动偷袭,日俄战争由此爆发。

战争的准备情况:俄国沙皇点将,罗日杰斯特文斯基临危受命;日本天皇授命,东乡平八郎蓄势待发

1、俄国罗日杰斯特文斯基临危受命,然而俄国远征舰队准备仓猝、超远航行、士气低落

战争开始后,俄国太平洋舰队接连失利,杰出的海军将领马卡洛夫在旅顺口海战中与舰同沉。为了扭转不利局势、重新夺回制海权, 俄国沙皇政府决定在波罗的海舰队内组建一支特混舰队前往远东。这支由7艘战列舰、6艘巡洋舰、9艘驱逐舰,及一些辅助舰船组成的舰队,被命名为太平洋第2舰队,由沙皇尼古拉二世钦点的罗日杰斯特文斯基中将统帅。罗日杰斯特文斯基时年56岁,年轻时参加过俄土战争,为沙皇所赏识。1903年,以少将衔破格当上了俄国海军总参谋长,1904年又擢升为侍从将官。值此俄国海军对日作战中不断损兵折将之时,起用这位自命“海上枭雄”的人物,便成了沙皇的上上之选了。

俄国海军在当时世界海军排行榜上名列第3位,派往远东执行支援任务的是一支无比强大的舰队,它是由太平洋第 2 舰队和中途加入的太平洋第3 舰队组成的特混编队,共有多达38艘战列舰。

这支貌似强大的舰队实际上存在着极大的问题:新旧舰只不一, 编队航速相当低,而且水兵对于新式军舰上的设备并不熟悉;由于俄国舰队是从波罗的海出发前往远东,途中经过北海、大西洋、印度洋、 中国海,航程近18000海里,这么漫长的航行使得整个舰队减员严重,士气低落;舰队出发时,俄国国内局势不稳,革命的影响已经波及到海军,舰队里人心浮动,充满厌战、畏战情绪;舰队由于是临时拼凑而成,水兵缺乏训练,且有严重的恐惧心理,一路上草木皆兵;俄国军舰表面强大,但火炮射速远远落后于日本、炮弹质量也差(俄国炮弹平均装药15磅,而日本是105磅),海战中经常出现炮弹不爆炸的情况…

而日本明治天皇授命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就是后来被日本军国主义者尊为“军神”的著名海军将领东乡平八郎。就在俄国人艰难的向远东航行的同时,成功的完成了封锁旅顺并歼灭俄国太平洋舰队任务后的日本联合舰队在东乡大将指挥下返回本土,一面修理损伤, 更换武备,补充兵员和弹药;另一方面,东乡率部属加紧完善作战方案,以图在即将到来的海战中一战而完全摧毁俄国 海军的残余,削弱沙俄在远东的势力、解除对日本的威胁,完全掌握西北太平洋的制海权。在东乡的严厉督促下,日本联合舰队展开了严格训练,准备迎战俄国第2 和第3 太平洋舰队。

士气高涨。东乡还根据前一段海战的得失,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 拟定了新的作战方案:远距离炮战不能有效打击敌舰队的核心力量(尤其是战列舰编队),必须进入炮火有效射击距离内予以痛击;对敌舰主力编队的炮击可能不会立即瓦解敌人的抵抗,所以先要摧毁其指挥中枢,集中己方舰队的火力,只要摧毁其指挥中枢,整个舰队就会陷入混乱,提高舰炮的射击准确度,并充分发挥鱼雷突击的作用。面对国内炮弹储备不足的问题,东乡提出了“一门百发百中的大炮胜过一百门百发一中的大炮”

东乡的舰队已成为当时世界海军中具攻击力的舰队。5月 22 日,俄国庞大的舰队已经驶入日本海域。罗杰斯特文斯基仍然认为东乡的舰队不敢直接阻截, 就一路“顺风”直驶目的地。 为了掩盖企图,罗杰斯特文斯基派出2艘辅助巡洋舰绕过日本东海岸,而后又派出两艘辅助巡洋舰去黄海活动,希望引诱日本舰队离开朝鲜以东水域,以期分散日方注意力。然而几艘辅助巡洋舰无论如何也不能和50 艘以上的大舰队相提并论,东乡并没有上当。

海军战术的绝唱,致命的U形转弯和生死攸关的十五分钟,俄军痛失良机,则注定了失败的命运

1905年5月27日中午,战斗中最具决定性的行动即将展开。此时,俄第一编队取55度东北偏北航向,航速提高到11节,企图重新编为一路纵队。而东乡指挥的日本主力编队取170度西北偏西航向,航速12 节,几乎处于俄舰船头正前方,这时双方尚未进入射程。如果双方继续保持航向不变,东乡将会错过截击俄第一编队的机会, 虽然日舰拥有较高的航速,之后也只能掉转航向,对俄国舰队实行追击性进攻。

东乡认为如果要一击而胜的打击俄第一编队,只能从其西侧发起,同时利用日舰航速优势,压向俄舰,这样日本舰只的舷侧火炮都可以开火,而俄国战舰只能用前射火炮还击,弥补了日舰重型火炮不足的缺陷,而且此举可以逼迫俄舰队改变航向,使他们不能逃向目的地。

东乡做出“舰队左转至16点方向”的明令。此时日舰队航向几乎正西为了完成东乡的命令,东乡编队跟随旗舰首先左转约65度,几乎与俄第一编队相对而行东乡编队加速到15节,双方以几乎800 米/分钟的速度接近。当双方距离缩短到约 6.4海里时,完成第一次转弯的东乡编队已位于俄舰队西北偏西,即其左前方。此时后续日舰跟随旗舰再次左转几乎160 度,

在转弯点附近形成一个明显的“U”字形航迹。从此,这个“U”字形的转弯,和它的创造者一样彪炳海战史!

对于俄国人,由于日舰是在旗舰带领下在一个固定点做几乎掉头的大幅度转向,目标的射击诸元几乎固定,俄舰可以比较容易瞄准转向中的日舰,而大幅度转弯中的日舰却不能开炮还击,这样每一艘通过转弯点的日舰都会受到 俄国舰炮的攻击,如果对手是一支训练有素、指挥得当的舰队,日舰的命运将难以预料。对于日本人,完成转弯后的东乡编队可以立即对俄舰发射全部侧舷火力,而俄第 1支队后方的战舰最多只有一半的侧射火力能发挥作用,多数战舰几乎不能开火,其重炮方面的优势威力将无法发挥。东乡的这个决定,如果能够成功,将立刻掌握整个战场的主动权。

东乡编队全部完成“U”形转弯,取得新航向的过程,需要15分钟时间,这是决定日俄舰队生死的15分钟。

在完成了第一次航向改变后,“三笠”号率先进行第二次转弯,转弯点距离俄第一编队约6.4 海里。东乡站在“三笠”号暴露的飞桥上,平静的注视着“三笠”号通过转弯点 。他现在非常清楚: 他和他的所有战舰都已经完全暴露在俄国人的炮口下,而此刻却毫无还手之力。东乡的冒险举动同样出乎对方意料,此时俄国舰队尚未集结完毕,因为怕误伤自己的同伴,罗杰斯特文斯基也没有下令其处于有利位置的舰艇开火。当“三笠”号和紧随其后的“敷岛”号顺利完成了定点转弯,取东北偏东约 35度航向时,其他的日舰还没有通过转弯点。这时“三笠”号和“苏沃洛夫公爵”号之间的距离缩短到约4海里,这时俄舰“奥勒尔”号也重新归队,13点50分,罗日杰斯特文斯基终于下达了开火命令。

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率先射击,其他俄舰紧随其后相继开火,东乡编队的主力战舰受到了俄国炮弹的攻击,定点转弯的日舰几乎成为靶标。本来,这是一个宝贵的机会,俄国人可以给日舰以沉重的打击,然而因为先前的队形变换导致俄舰顺序混乱,使只有三分之一的俄舰能够开火;俄国炮手射击准确度差、疏于训练的致命缺陷暴露无疑

“皇国 兴废在此一战,各君努力奋勇杀敌”。俄国人的炮弹激起的水柱在日舰附近耸立,“三笠”号成了俄国人集中攻击的目标。由于距离在不断缩短,俄国人不成功的炮火攻击致使“三笠”号仍然被命中18次,东乡也受了轻伤。“浅间”号舰艉水线次,转向机构失灵,不得不暂时退出队列。“日 进”号的司令塔被一发 10 英寸的炮弹直接命中,造成三须中将重伤;另一发炮弹摧毁了舰艏右舷的6英寸炮,当时还是见习军官的山本五十六的左手食指和中指被齐根炸断。战列舰“朝日”号被2发炮弹命中舰体中部上层建筑,“弹片在空中四散飞舞,周围全是伤员,甲板扭曲变形,堆满了血肉模糊的尸体和残肢”,在俄国炮火的打击下,轻伤的东乡坚持站在“三笠”号暴露的舰桥上,日舰的损失没有动摇他的决心 ,“三笠”号发出新的信号:“不惜一切代价完成转弯”。

自 己指挥的第1战队集中攻击俄国第1支队的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 上村彦之丞中将指挥的第2战队集中围剿俄国第2支队的旗舰“奥斯利 雅维亚”号,然后集中攻击俄国编队的前卫(第 1支队)。

由于此时东乡编队位于俄国单纵列的左前方,所有的日本战舰都可以发扬全部侧舷火力,而俄舰队列靠后面的战舰还没有进入有效射击位置。 日本舰队居上风位置,从背后刮来的西北风正好吹散了炮口的硝烟,使之能清楚地观测到目标和弹着点,而俄舰处于顶风位置,烟雾和炮弹溅起的水花干扰了炮手的视线,无法瞄准,而且战舰左舷受风,海浪冲击位置较低的副炮甲板,严重影响副炮的射击,使进攻火力大打折扣。

从最后一艘日舰通过转弯点开始,整个俄国舰队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日舰在航速上占有绝对优势东乡下令舰队全速压向俄第一编队前方,横阻在俄舰前,形成“ T”字射击阵,使俄舰进退两难,处于了被动挨打的不利位置。日舰开火仅仅15分钟,“苏沃洛夫公爵”号就成了一条燃烧的废船:前桅倒塌,主炮塔失灵,所有烟囱都被炸飞,操舵室被毁,无线电失灵,人员损失惨重,全船到处都在燃烧,火势难以控制;司令塔被大口径炮弹直接命中,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和舰长依格那奇乌斯全都身负重伤,舰队参谋人员也损失过半。浓烟包裹的“苏沃洛夫公爵”号操舵失灵,14点30分被迫脱离队列,漂浮在交战双方之间,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此战俄国舰队遭到了空前的损失,几乎是全队覆没。在驶入对马海峡的 38艘俄国舰船中,沉没21艘,被俘7艘,中立国扣留6艘, 逃跑途中损失 1艘,损失吨位高达 20万吨以上。人员方面,共战死4830人,负伤和被俘超过一万人,包括两个舰队司令。只有 1艘轻形巡洋舰“金刚石”号和2 艘驱逐舰“威武”号和“严厉”号逃到海参崴。

与俄国舰队沉重的损失相比较,日舰仅付出了3艘鱼雷艇的代价,总吨位还不到300 吨。人员方面,共战死117人,伤 587人,不到俄军的5%。

东乡平八郎指挥的这次对马海战的成功,奠定了在日俄战争中 日本最后夺取胜利的基础。1905年9月,日俄两国在美国签订《朴茨茅斯条约》。日俄战争结束,根据这一条约:中国的东北和朝鲜成为了日 本的殖民地。

战后,因对马海战中的巨大胜利,日本国内将东乡平八郎称为“无敌大将军”,“军神”,

东乡平八郎在国内的声望迅速上升到顶点。 明治天皇为褒奖他的“战功”,1905年12 月,东乡平八郎被任命为海军军令部部长兼海军将官会议议员,并获伯爵封赐,列为华族,成为日本海军第四任首脑。1913年,被赐予帝国元帅称号,后又晋升侯爵。东乡平八郎在其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的海军生涯中所取得的“辉煌战功”,决定了他在日本海军史上无以伦比的偶像地位。结语:东乡平八郎和对马海战对海军战术的意义——将大舰巨炮主义推向了巅峰

东乡平八郎临战时大胆的“U”型转弯、强占“T”字横头射击阵位,几乎可以和纳尔逊在特拉法尔加海战中采用的线式切割战术相提并论;争取“T”字横头射击阵位,成为当时每个舰队指挥官的战法首选。东乡的决断无疑带有极大的冒险性,在战史研究上留下颇多争议。但是考虑到当时日本政府面临的财政枯竭、资源匮乏的不利处境,它没有能力摧毁俄国全部的战争机器,旷日持久的战争日本没有把握取胜,只有赌一次,争取一战而胜,给俄国造成重大人员和物质损失,彻底摧毁俄国继续战斗的决心和勇气,才能避免长期作战,迫使俄国政府媾和。可以说,东乡的决断和日本的战争计划如出一辙, 符合日本扩张的国家策略,是一种赌博而已!36年后,作为东乡信徒的山本五十六也是凭着这种赌博的心理偷袭了珍珠港,但彼时的日本低估了美国强大的综合国力因素。

如果说中日甲午战争中的大东沟海战充分证明了装备有速射炮的高速巡洋舰在近代海战中的作用的话,那么对马海战就是战列舰最好的舞台。

这种全部装备大口径火炮的巨型战舰使得其他所有战列舰都相形见拙,掀起了“无畏”舰时代的狂潮,也正是它们将大舰巨炮主义推向巅峰,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日德兰大海战中,仍然可以从交战双方身上找到对马海战的影子。参考资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